<pre id="vv7tv"><ruby id="vv7tv"></ruby></pre>

            ?

            元稹《酬樂天頻夢微之》“山水萬重書斷絕 念君憐我夢相聞”全詩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crestviewatcanyonlakes.com    發布時間:2013-06-03 10:20
            元稹-酬樂天頻夢微之

            山水萬重書斷絕,念君憐我夢相聞。
            我今因病魂顛倒,惟夢閑人不夢君!

            譯文:隔著千山萬水般書信的斷絕,知道你想念著我在睡夢擔心著我。由于我心神恍惚不能自主,夢見的凈是些不相干的人偏偏沒夢見你。

            【鑒賞】

              這是一首和詩,寫于唐憲宗元和十二年(817)。這時,元稹貶通州,白居易貶至江州,兩地迢迢數千里,通信十分困難。因此,詩一開始就說“山水萬重書斷絕”?,F在,好不容易收到白居易寄來的一首詩,詩中告訴元稹,昨晚上又夢見了他。老友感情這樣深誠 ,使他深深感動。詩的第二句乃說“念君憐我夢相聞。”元稹在通州害過一場嚴重的瘧疾,病后一直身體糟糕,記憶衰退。但“我今因病”的“病”字還包含了精神上的深深苦悶,包含了無限凄涼悲哀之情。四句緊承三句 :由于我心神恍惚,不能自主,夢見的凈是些不相干的人,偏偏沒夢見你。與白居易寄來的詩相比,這一結句翻出新意。

              白詩是這樣四句:“晨起臨風一惆悵,通川湓水斷相聞。不知憶我因何事,昨夜三更夢見君。”白詩不直說自己苦思成夢,卻反以元稹為念,問他何事憶我,致使我昨夜夢君,這表現了對元稹處境的無限關切。詩從對面著墨,構思精巧,感情真誠。

              “夢”是一往情深的精神境界。白居易和元稹兩個人都寫了夢,但寫法截然不同。白詩用記夢以抒念舊之情,元詩一反其意,以不曾入夢寫凄楚心境。白詩用入夢寫苦思,是事所常有,寫人之常情;元詩用不能入夢寫心境,是事所罕有,寫人之至情。

              做夢包含了希望與絕望之間極深摯、極痛苦的感情。元稹更推進一層,把不能入夢的原因作了近乎離奇的解釋:我本來可以控制自己的夢,和你夢里相逢,過去也曾多次夢見過你。但此刻,我的身心已被疾病折磨得不成樣子,所以“惟夢閑人不夢君”。這就把凄苦的心境寫得入骨三分,深切動人。再說,元稹這首詩是次韻和詩,在韻腳受限制的情況下,別出機杼,更是難得。



            文章標簽: 思念   朋友   懷念   友誼  




            相關閱讀

            元稹《酬樂天頻夢微之》“山水萬重書斷絕 念君憐我
            元稹《一至七言詩·茶》全詩賞析
            元稹《夜別筵》“與君別后淚痕在,年年著衣心莫改
            元稹《憶遠曲》“天津橋上無人識,閑憑欄桿望落暉
            “竹枝待鳳千莖直,柳樹迎風一向斜”的意思及全詩
            “楊公莫訝清無業,家有驪珠不復貧?!钡囊馑技叭?/a>

            有幫助
            (5)
            ------分隔線----------------------------
            ? 跪下含着给主人当尿壶

            <pre id="vv7tv"><ruby id="vv7tv"></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