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vv7tv"><ruby id="vv7tv"></ruby></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詩經全文 > 詩經·大雅 >

            《大雅·文王有聲》全詩翻譯賞析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crestviewatcanyonlakes.com    發布時間:2017-03-30 18:43
            大雅·文王有聲
            文王有聲,遹駿有聲。遹求厥寧,遹觀厥成。文王烝哉!
            文王受命,有此武功。既伐于崇,作邑于豐。文王烝哉!
            筑城伊淢,作豐伊匹。匪棘其欲,遹追來孝。王后烝哉!
            王公伊濯,維豐之垣。四方攸同,王后維翰。王后烝哉!
            豐水東注,維禹之績。四方攸同,皇王維辟?;释鯚A哉!
            鎬京辟雍,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释鯚A哉!
            考卜維王,宅是鎬京。維龜正之,武王成之。武王烝哉!
            豐水有芑,武王豈不仕?詒厥孫謀,以燕翼子。武王烝哉!

            注釋
            ⑴遹(yù):陳奐《詩毛氏傳疏》:“全詩多言‘曰’、‘聿’,唯此篇四言‘遹’,遹即曰、聿,為發語之詞?!墩f文》……引詩‘欥求厥寧’。從欠曰,會意,是發聲。當以欥為正字,曰、聿、遹三字皆假借字。”
            ⑵烝(zhēng):《爾雅》釋“烝”為“君”。又陸德明《經典釋文》引韓詩云:“烝,美也。”可知此詩中八用“烝”字皆為嘆美君主之詞。
            ⑶于崇:“于”本作“邘”,古邘國,故地在今河南沁陽。崇為古崇國,故地在今陜西戶縣,周文王曾討伐崇侯虎。
            ⑷豐:故地在今陜西西安灃水西岸。
            ⑸淢(xù):假借為“洫”,即護城河。
            ⑹棘(jí):陸德明《經典釋文》作“亟”,《禮記》引作“革”。按段玉裁《古十七部諧聲表》,棘、亟、革同在第一部,是其音義通,此處皆為“急”義。
            ⑺王后:第三、四章之“王后”同指周文王。有人將其釋為“周武王”,誤。
            ⑻公:同“功”。濯(zhuó):本義是洗滌,引申有“光大”義。
            ⑼翰:主干。
            ⑽皇王:第五、六章之“皇王”皆指周武王。辟(bì):陳奐《詩毛氏傳疏》認為當依《經典釋文》別義釋為“法”。
            ⑾鎬(hào):周武王建立的西周國都,故地在今陜西西安灃水以東的昆明池北岸。辟廱(bì yōnɡ):西周王朝所建天子行禮奏樂的離宮。
            ⑿無思不服:王引之《經傳釋詞》云:“無思不服’,無不服也。思,語助耳。”
            ⒀宅:劉熙《釋名》釋“宅”為“擇”,指擇吉祥之地營建宮室。“宅”是乇聲字,與“擇”古音同部,故可相通。
            ⒁芑(qǐ):同“杞”。芑、杞都是己聲字,古音同部,故杞為本字,芑是假借字,應釋為杞柳。
            ⒂仕:毛傳釋“仕”為“事”,古通用。
            ⒃“詒厥”二句:陳奐《詩毛氏傳疏》云:“詒,遺也。上言謀,下言燕翼,上言孫,下言子,皆互文以就韻耳。言武王之謀遺子孫也。”

            參考譯文
            文王有著好聲望,如雷貫耳大名享。但求天下能安寧,終見功成國運昌。文王真個是明王!
            受命于天我文王,有這武功氣勢旺。舉兵攻克那崇國,又建豐邑真漂亮。文王真個是明王!
            挖好城壕筑城墻,作邑般配實在棒。不貪私欲品行正,用心盡孝為周邦。君王真個是明王!
            文王功績自昭彰,猶如豐邑那垣墻。四方諸侯來依附,君王主干是棟梁。君王真個是明王!
            豐水奔流向東方,大禹功績不可忘。四方諸侯來依附,大王樹立好榜樣。大王真個是明王!
            落成離宮鎬京旁,在西方又在東方,在南面又在北面,沒人不服我周邦。大王真個是明王!
            占卜我王求吉祥,定都鎬京好地方。依靠神龜定工程,武王完成堪頌揚。武王真個是明王!
            豐水邊上杞柳壯,武王任重豈不忙?留下治國好策略,庇蔭子孫把福享。武王真個是明王!


            創作背景
            關于這首詩的寫作時代,因詩中所寫皆周文王、周武王之事,故東漢鄭玄的《詩譜》誤以為是文王、武王時之詩。朱熹《詩集傳》則將它斷為成王、周公以后之詩?!妒酚?middot;周本紀》謂周武王死后,“太子誦代立,是為成王。成王少,周初定天下,周公恐諸侯畔(叛)周,公乃攝行政當國。周公行政七年,成王長,周公反政成王,北面就群臣之位。興正禮樂,度制于是改,而民和睦,頌聲興。成王既崩,太子釗遂立,是為康王??低跫次?,遍告諸侯,宣告以文、武之業以申之,作《康誥》。故成、康之際,天下安寧,刑錯(措)四十余年不用。”《大雅·文王之聲》所言皆追述周文王、武王先后遷豐、遷鎬京之事,又最后一章點出“詒厥孫謀,以燕翼子”,這“子孫”當是周成王、周康王,所以可把此詩產生的時代確定在成、康之際。


            賞析
            《大雅·文王有聲》是中國古代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中的一首詩。全詩八章,每章五句,前四章寫周文王遷豐,后四章寫周武王營建鎬京。此詩有很高的藝術成就,按時間先后順序謀篇布局,同寫遷都之事又各有側重,敘事與抒情結合,巧妙運用比興手法,用韻也富于變化,使全詩成為歌頌君王功德的杰作。
            這首詩的主旨,前人多有闡述。清代學者方玉潤在《詩經原始》中已經透露出西周開國君主文王、武王的業績所起的繼往開來的作用。在周族的漫長艱苦歷程中,最早是周始祖后稷被封于有邰(在今陜西武功),至十代孫公劉由有邰遷到豳(在今陜西邠縣),到了周文王的祖父古公亶父(即周太王)又從豳遷到岐山(在今陜西岐山),都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在文王、武王父子兩代,文王繼承前代的功業,當了“西伯”,殷紂王分庭抗禮的地步,為滅殷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周武王秉承父志,又進一步擴展勢力,再建都于鎬京,終于完成了滅殷的統一大業。西周王朝建立之后,周武王的子孫面臨的是如何鞏固基業的問題?!段耐跤新暋纺┱抡f:“豐水有芑,武王豈不仕?詒厥孫謀,以燕翼子。”正點明了這個要害問題,可謂是畫龍點睛之筆。
            這首詩在藝術表現上也有它的特色,可供借鑒:
            (一)按時間先后順序謀篇布局。周文王、周武王同是西周開國的君主,但他們是父子兩代,一前一后不容含混,因之全詩共八章,前四章寫周文王遷豐,后四章寫周武王營建鎬京,讀之次序井然。詩題《文王有聲》是套用《詩經》的慣例,用詩的開頭第一句,但也很好體現出周武王的功業是由其父周文王奠定基礎的。
            (二)同寫遷都之事,文王遷豐、武王遷鎬,卻又各有側重。“言文王者,偏曰伐崇‘武功’,言武王者,偏曰‘鎬京辟廱’,武中寓文,文中有武。不獨兩圣兼資之妙,抑亦文章幻化之奇,則更變中之變矣!”(方玉潤語)
            (三)敘事與抒情結合,使全詩成為歌功頌德的杰作。前四章寫周文王遷都于豐,有“既伐于崇,作邑于豐”、“筑城伊淢,作豐伊匹”、“王公伊濯,維豐之垣”等詩句,敘事中寓抒情。后四章寫周武王遷鎬京,有“豐水東注,維禹之績”、“鎬京辟廱,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考卜維王,宅是鎬京;維龜正之,武王成之”等詩句,也是敘事中寓抒情。特別是全詩八章,每章五句的最后一句皆以單句贊詞煞尾,贊美周文王是“文王烝哉”、“文王烝哉”、“王后烝哉”、“王后烝哉”,贊美周武王是“皇王烝哉”、“皇王烝哉”、“武王烝哉”、“武王烝哉”,使感情抒發得更強烈,可謂別開生面。
            (四)巧妙運用比興手法,加強詩的形象感染力。如第四章“王公伊濯,維豐之垣;四方攸同,王后維翰”四句,是以豐邑城垣之堅固象征周文王的屏障之牢固。第八章“豐水有芑,武王豈不仕”二句,是以豐水岸邊杞柳之繁茂象征周武王能培植人才、使用人才。
            (五)全詩用韻也富于變化。每章的前四句用韻,或者是句句用韻,如第一章聲、聲、寧、成葉耕部韻;或者是隔句用韻,如第二章功、豐葉東部韻,第四章垣、翰葉元部韻,第五章績、辟葉錫部韻,第八章仕、子葉之部韻;或者是兩句一換韻,如第三章淢、匹葉質部韻,欲、孝葉幽部韻,第六章廱、東葉東部韻,北、服葉職部韻,第七章王、京葉陽部韻,正、成葉耕部韻。又每章最后一句以“哉”字結尾,是使用遙韻。




            相關閱讀

            《詩經·大雅·大明》“明明在下,赫赫在上”全詩翻
            《詩經·大雅·生民》全詩翻譯賞析
            詩經·大雅·文王之什 注釋翻譯及全文賞析

            有幫助
            (0)
            ------分隔線----------------------------
            ? 跪下含着给主人当尿壶

            <pre id="vv7tv"><ruby id="vv7tv"></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