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vv7tv"><ruby id="vv7tv"></ruby></pre>

            ?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習資料 > 高中語文試題 >

            蘇州中學等四校2023屆12月階段調研高三聯考語文試題及參考答案

            來源:海博學習網 www.crestviewatcanyonlakes.com    發布時間:2022-12-25 15:03
            蘇州中學等四校2023屆12月階段調研高三聯考語文試題
            一、現代文閱讀(35分)
            (一)現代文閱讀Ⅰ(本題共5小題,17分)
            閱讀下面的文字,完成1~5題。
            材料一:
            在詩歌還沒有完全脫離應用性質而成為純文學形式之前,詩歌語言還是與散文語言相似的。然而古詩語言與散文語言的難分難舍造成了它自身的窘境,它的語序由于過分吻合人們的“約定俗成”而使詩歌意義的展開過程過分清晰,它的語序由于過分完整正常而使意義過分明確,雖然這種符合人的思維與語言習慣的詩句容易讓人感到自然、質樸、親切、熟悉,但是它也使詩歌的獨立品格受到損傷。當人們習慣了這種平直流暢的詩句之后,不免又會由習慣變為淡漠。那么,怎樣才能使詩歌變得更像詩歌,怎樣才能更好地構造一種與散文全然不同的詩歌語言世界呢?
            從謝靈運、齊梁永明詩人的探索到唐初近體詩律的形成,令人想起俄國形式主義詩論家什克洛夫斯基的“陌生化”理論。謝靈運詩的“典麗新聲”已經開始了對古代詩歌質直、自然語言習慣的有意矯正。他的詩里越來越少用虛字、多用對語、講究韻律、善鑲麗字等趨向,使詩歌語言大大變形,并影響了一代詩風;沈約、謝朓、周颙、劉繪等人“務為精密”的努力與“八病”說的提出,更進一步使詩歌語言與散文語言分道揚鑣,逐漸完成了對日常語言與散文語言的“陌生化”過程。什克洛夫斯基認為,詩歌語言是“歪斜”“別扭” “彎曲”了的語言,“詩歌的目的就是要顛倒習慣化的過程……‘創造性地損壞’習以為常的、標準的東西,以便把一種新的、童稚的、生機盎然的前景灌輸給我們”,因此,當古詩經過漫長歲月仍以它一成不變的、與散文語言相近而不能引起人們新奇感的語序講述著各種內容時,人們就感到了變革詩歌語言習慣的意義。同時,中國古詩的主題多集中在人與社會(道德與功業)、人與自然(死亡與永恒)、人與人(愛情與仇恨)這些“老生常談”里,如果意象與形式再重復而陳舊,詩歌便將衰亡了。因此,謝靈運以來的詩人們在意象更新(自然山水中的生命意識與人生情感)的同時,也開始了對語言形式的開拓。逐漸把詩歌語言與散文語言的距離拉開,形成了一整套獨立的詩歌美學形式,而省略與錯綜正是構成這一形式的重要內容。
            首先是省略(如古詩中常見的“我”“汝”等主語代詞,“于”等時空位置介詞,“乃”等判斷系詞,“之”等助詞,“乎”“也”“焉”等句尾虛詞)。省略不僅使詩句詞匯整齊化與意象化,具備了音步整飭與節奏有序的前提條件,而且使詩歌意蘊復雜化。副詞、介詞在詩中的逐漸消失,使時空位置模糊了,因而“直線的過程”還原為“平列的組合”,時間空間一下子變得無限廣闊;主語性代詞的逐漸消失,使詩句的視覺角度模糊了,讀者可以從這邊看那邊,可以從那邊看這邊,這種“視角轉換”即視點游移構成了電影蒙太奇的奇異效果,使詩境處于一種不斷的疊變之中。
            其次是詞序的錯綜。省略使詩句結構關系松散,關聯詞逐漸消失,就像本來環環相扣的鏈條一下子松散開來一樣,詞與詞之間的關系松動了,因而詞可以互相易位,這種詞序的錯綜,更使得本來就朦朧的詩境變得更加曲折多變,意蘊復雜,包容了多種組合的可能性與意義的互攝性。以杜甫《旅夜書懷》為例:
            “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夜/舟。”
            詩人的所思所見,依照日常語序,應是——
            微風(吹動)岸(上)細草,
            舟(上的)危檣(在)夜(中)獨(自矗立)。
            或者是——
            微風(吹動著)細草(之)岸,
            獨(立)夜(中的)危檣(之)舟。
            或者是——
            岸(上的)細草(在)微風(中擺動),
            舟(上的)危檣(在)夜(中)獨(立)。
            這里,省略的成分不僅有表示處所的介詞“在”,表示方位的“上”“中”,表示從屬關系的“的(之)”;還有謂語動詞“吹動”“矗立”,這樣,詩境便“還原”為物象平列雜陳的這種“生成轉換”為語言之前的視覺印象,并由此發生了理解的歧義,平列錯陳的視覺印象使讀者更貼近詩句中的自然境界,理解的歧義則給讀者留下了藝術想象的“空白”,而詩的魅力不就在于這種真切的境界與朦朧的意味么?
            (摘編自葛兆光《陌生化:意脈與語序的分離及詩歌語言的形成》)
            材料二:
            每個藝術家都要創造形式來表現他的思想。有些人以為形式最好不談,歌德說過,文藝作品的題材是人人可以看見的,內容意義經過一番努力才能把握,至于形式對大多數人是一個秘密。我認為每一個藝術家必須創造自己獨特的形式,而事實也是如此,十個藝術家去表現同一個題材,每個人表現的形式一定不同。要使內容更加集中、深化、提高,需要創造形式。所謂形式主義,變成形式的游戲,歪曲了形式的本質。沒有創造性的形式,很可能不美,不能打動人心。藝術品能夠感動人,不但依靠新內容,也要依靠新形式,假若觀眾無動于衷,那才是形式主義。真正的藝術家是想通過完美的形式感動人,自然要有內容,要有飽滿的情感,還要有思想。藝術的魅力是無窮無盡的,然而藝術家不是赤裸裸地表達,而是讓人探索無窮,幾百年以后還有影響。講來講去,一句話:在藝術創作中要有形式的創造,所謂形象就是內容和形式。
            (節選自宗白華《藝術形式美二題》)
            1.下列對材料相關內容的理解和分析,不正確的一項是(3分)
            A.詩歌語言與散文語言相似是因為詩歌還沒完全脫離應用性質而成為純文學形式。
            B.詩歌意義的展開過程過分清晰,詩意過分明確,會使詩歌的獨立品格受到損傷。
            C.從謝靈運等人的探索到唐初近體詩律的形成是一個詩歌語言“陌生化”的過程。
            D.在藝術創作中,沒有藝術形式的創造就不能使作品內容更加集中、深化、提高。
            2.根據材料內容,下列說法正確的一項是(3分)
            A.謝靈運以來的詩人們不僅努力更新意象,而且更重視矯正質直自然的語言習慣,重視對語言形式的開拓。
            B.省略既讓詞匯整齊化與意象化,又使詩句音步整飭與節奏有序,還使詩歌意蘊復雜化,使詩境更曲折多變。
            C.藝術品能感動人,不但靠新內容,也要靠新形式,所以要引起人們對詩歌的新奇感,就必須變革其語言習慣。
            D.真正的藝術家拒絕赤裸裸地表達,只想通過完美的形式感動人,給讀者留下想象的“空白”,讓人探索無窮。
            3.下列選項中最能支持材料一觀點的一項是(3分)
            A.微雨從東來,好風與之俱。(陶淵明《讀山海經·其一》)
            B.百年積死樹,千尺掛寒藤。(何遜《渡連圻二首·其一》)
            C.西登香爐峰,南見瀑布水。(李白《望廬山瀑布·其一》)
            D.積憂全少睡,經劫抱長饑。(呂本中《兵亂后雜詩·其一》)
            4.兩則材料都運用了引證法,請簡要分析其用法上的差異。(4分)
            5.請結合材料,從省略與錯綜的角度,簡要分析“故國神游,多情應笑我,早生華發”(《念奴嬌·赤壁懷古》)的形式美。(4分)
            (二)現代文閱讀Ⅱ(本題共4小題,18分)
            閱讀下面的文字,完成6~9題。
            林曲
            賈平凹
            進山走十里,便是小河鎮了,沿著鎮東的石階路,一級一級走下去,就到了小河邊。太陽正紅的時候,人們就從田埂上過來洗衣裳,一人占一塊光溜溜的石頭。洗呀洗的,有人就到河邊那棵皂角樹下去:那樹好大,獨獨地站著,一嘟嚕一嘟嚕吊下皂角來;一個女孩子就坐在樹下玩“抓石子”。來人一走近身邊,她馬上站起來,說:
            “買幾個呢?”
            “三個。”來人將六分硬幣丟在樹下的碗里。
            她在懷里一掏,掏出個精巧的小棒槌。一揚手,棒槌飛上去,便有三個彎角皂角落下來。她又自個玩起“抓石子”來。
            這孩子叫什么名字,誰家的女兒,我們并不知道。夜里談論起來,都說這兒水好,人好,山上如果再長出樹林子來,那真叫個好地方了!就為這樹林子,我們才在這兒住下來:那時節,我們搞綠化,為了保證飛機定期來撒播種籽,便在鎮下的河灘上修一座飛機場。八月天里在沙土窩里干一晌,衣服就臭了,任務緊了,十天半月也顧不得換。鎮上有的婦女就找上我們,出一角錢給洗一件衣。
            這天中午,我拿了衣服剛走到河邊,一個高顴骨的女人就迎上來要洗。
            “同志,一件一角五。”她說。
            “天話!”我笑了,“洗一件衣服就要一角五?”
            “才一角五呣!夠便宜了。”
            “你們工人,一掙一沓沓,在乎半包煙錢?讓我洗了,也不過多吃斤把鹽。”
            這當兒,女人的頭上咚地落下一顆皂角核兒。她哎喲一聲,揉了揉,再看看我的臉色,又說道:
            “那就一角三,你們掙錢人才叫小氣!”
            我扭身打算自己胡亂洗洗得了,她一把拉住我:
            “好了,你也是為我們綠化來的,不是外人,一角二吧。”
            她笑著,將紙幣卷了棍兒,插在發髻里,就到皂角樹下買皂角。那女孩子卻并不理她,只管玩“抓石子”。那不是石子,是一把皂角核兒磨成的,瑪瑙似的。
            “我買一個皂角。”她順手將二分硬幣遞過去。
            “皂角漲價了,二分五。”女孩子還是玩她的“抓石子”。
            “這么貴呀?”
            “你發了機場財,還嫌貴?”
            “噢,剛才是你打我呀?”那女人揉著頭,“快賣給我吧,二分。”
            “二分五。”
            “你賣別人二分,為什么賣我二分五?”
            女孩子唰啦一下收了手中的“子兒”,說:
            “你還問我?你錢頭子這么黑,刮到工人身上了?!”
            女孩子站起來,一個躍身撲上去了。那女人驚呼一聲,手里沒了衣服,摸發髻,紙幣棍兒也沒了。女孩子把錢扔給我,說:
            “叔叔,我給你洗!”
            那女人很臊,要來打孩子。女孩子一下子掏出棒槌,說:
            “你來!看這棒槌!”
            女人罵了句什么,恨恨地走了。
            女孩子靠在皂角樹上,咯咯地笑起來了。
            晚上了,我從機場工地回到房東家,正和房東的小女兒小七在院里乘涼,有人咚咚地擂打院門。小七背起書包就出去了。房東說:這是上柳兒家做作業去了。我問柳兒是誰。
            “就是河邊賣皂角的那個唄。”
            半夜里,小七回來了,捧著我那件洗凈晾干的衣服;她的四個兜里,卻鼓囊囊地塞滿了皂角。我問她怎么買這么多,她說:
            “柳兒送的。”
            “送的,柳兒這么舍得!”
            “她全摘了送人了。”
            機場修好跑道以后,開始建屋舍了。我負責去河里挑水,每次,都見柳兒在河邊洗衣裳??茨窃斫菢?,皂角果然全沒有了。
            “你怎么天天都在洗呀?”
            “你怎么天天都在擔水呢?”
            “我是在修機場。”
            “我……也是在修機場。”
            這一天,我在房東家吃早飯,小七剛扒了兩口,就嚷著要去洗衣服。她娘說:“又是誰來勾魂了!”我端了飯碗出門,看見墻角站著一個小姑娘,提了一籃子衣服,正擠眉弄眼地和小七打暗號。我認出是柳兒,就說:
            “你又要去洗衣服?真干凈!”
            “是沒你們臟!”
            柳兒說著,還拿手掰了紅眼羞我。我笑著說太忙了,平日在城里才叫干凈,如今鉆山了,還講究什么呀?沒想她變了臉,質問道:
            “山里咋?山里臟?!自己臟得像個豬,還嚼起山里的不是了!”
            她似乎要和我罵架,我趕忙向她認錯。她卻極快地跑了,又回頭沖我一笑,那是一個很詭的笑。
            吃罷飯,我進屋去換那身臟衣服,卻怎么也找不見了。我匆匆趕到機場,擔上桶去挑水。河邊上,洗衣人很多,緊挨河岸的草坪上,石頭上,晾滿了五顏六色的衣服。我走過時,突然發現一件工作服極像我的那件臟衣,蹲下看看衣上號碼,正是我的。我的衣服怎么會到這兒呢?一抬頭,就在那皂角樹下,坐著柳兒和小七,吵吵嚷嚷地在玩“抓石子”。
            我明白早飯時的那場雙簧戲了。
            “我要捉你們賊了!”我走近去說。
            她們看見了我,一對視,就低頭又玩“抓石子”,但終憋不住,咯咯地笑了,說:
            “你要捉哪個?滿灘都是!”
            我朝河岸一看,那晾著的一大片衣服,絕大多數都是工作服。但河邊沒一個工人,除幾個大人外,全是些孩子。他們全都舉著棒槌,在石頭上搗碎了皂角,就包在床單、枕套、臟襪里捶起來。河面上一片白泡兒,陽光下,閃出五顏六色,有光環在那兒流動。我腦子里嗡嗡轟響了,似乎才明白,這兩天工人們的衣著怎么就干凈了呢!(選自 《人民文學》1979年第4期,有刪改)
            6.下列對文本相關內容和藝術特色的分析鑒賞,不正確的一項是(3分)
            A.“我”是一名來小河鎮參加飛機場建設的工人,建機場是為了定期撒播種籽,解決當地的綠化問題。
            B.柳兒是在河邊賣皂角的小女孩,她幫我趕走了想發“機場財”的高顴骨女人,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C.“我”說的“在城里才叫干凈”使柳兒不滿,這一情節意在表現“我”和她因環境不同而產生的隔閡。
            D.柳兒和小七等悄悄約定為工人們洗衣服,這一事件被作者寫得曲折有致,傳遞出一種溫暖人心的力量。
            7.關于文中柳兒將皂角“全摘了送人”的情節,下列說法不正確的一項是(3分)
            A.這一情節是在與小七的對話中交代的,但小七并未告訴“我”柳兒這么做的原因。
            B.這一情節巧妙地暗示了以柳兒為代表的角色群體對工人們懷有的熱情和善意。
            C.柳兒不打算再靠“賣皂角”賺錢,她將皂角送人就可以有更多時間幫助工人們。
            D.柳兒將皂角全部送人的舉動看似突然,在小說情節發展中正起到設置懸念的作用。
            8.小說設置了“小河鎮”這一特定的地域環境,請簡要分析其作用。(6分)
            9.當代著名文藝評論家雷達說,賈平凹創作模式的軸心是一個“情”字。請結合本篇小說談談你對這句話的理解。(6分)
            ------分隔線----------------------------
            ? 跪下含着给主人当尿壶

            <pre id="vv7tv"><ruby id="vv7tv"></ruby></pre>